然並沒有人理的終北

无线电静默中……

〖叶蓝〗来,哥给你改改画2

我一个无锡人,被苏州的小笼包打击到了。。。。


正文:

叶修握着笔在素描纸上唰啦唰啦的排线,许博远的眼睛就想粘在他的手上一样。叶修的手到哪,他的眼神就飘到哪,极度的认真专注,连中途叶修讲了什么都没听到。

叶修以为他那是认真呢,把一幅画画的七七八八,又讲了一大通,才终于把笔还了回去。这一还,叶修才发现不对。许博远的眼睛还是死盯着叶修的手,叶修被他看得手心发热,没忍住,拿笔敲了敲许博远的额头:“听没有啊?哥给你费劲的讲了一大通,看哪儿呢你都?”

许博远这才反应过来,慌忙的接笔。想着自己看人家的手居然看呆了,忍不住又红了脸。不成想杨安偏偏就看见了他脸红,随口就准备激一激他。

杨安才一张嘴,叶修就从许博远的笔袋里掏了把美工刀出来,看见杨安这样,一把刀就怼到他脸前去了:“你今天已经够烦的了,在多嘴我削你啊。”杨安悻悻的闭上了嘴。

叶修叹了口气,随口喊了一个安静的孩子和杨安换了位子。一看表,才发现已经十二点,是该下课的时间了。

“其他人下课,许博远留下!”

杨安动作敏捷,嗖地就窜了出去,顺便还给许博远摆了个幸灾乐祸鬼脸——可怜啊,兄弟!

叶修回头看着坐姿乖巧的许博远,没忍住,揉了揉他的头发:“跟我来吧。”

许博远在被摸头的一瞬间浑身一抖,又脸红了。

叶修带着他去添置了一些必需品,顺便还把他带到了附近的一家餐馆。

从买东西到点单许博远没开过一次口,但叶修帮他买的却都是他需要的,甚至连钱都是叶修付的!

许博远还坐在那受从若惊呢,就见一桌子菜都上齐了。他看了一眼,都是他喜欢吃的呀!但是他从头到尾连菜单都没摸过。

「说不定叶老师口味和我一样呢!」

许博远窃喜,问:“叶老师,你也比较吃甜的吗?”

叶修撩了他一眼:“喊我名儿吧。老师太见外了。我?我吃的不甜,一般般吧,都吃。”

“哦……”许博远有种诡异的遗憾感,可这样一想,叶修会点一桌子合他口味的菜这件事就更奇怪了啊!许博远又脸红了。

叶修心里想着果然是真的不经逗,嘴上却说:“怎么了,小许,总是脸红,不会是发烧了吧?”又把手伸过去贴了贴他的额头,“体温挺正常的啊?”

许博远又是浑身一抖,一边慌慌张张的回答:“没有没有。”一边拿筷子吃饭。期间因为过于激动还摔了一次筷子。

许博远内心说不上是高兴还是害羞:「这是本人吧?这绝对是本人吧?为为为什么要逗我啊???」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