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並沒有人理的終北

无线电静默中……

暑假进行时!
妈耶,暑假班结束后两天的骚操作!
今天又开始上英语课,可饶了我吧。

暑假进行时!
记录×2
暑假班的最后一个礼拜!

暑假进行时!
马上就是新高一了,正在为高二准备的北子今天也有好好画画哦!
记录记录!

〖存梗〗康丹

我一个有gay倾向的老师好像被我掰弯了怎么办?急!在线等!

大概就是大学生康×实习老师丹,人类AUemmmmmm

无脑甜文吧大概,就看我什么时候写了emmmmm

〖康丹〗段子

谈判设定!私设多!
黑康预警!
小学生文笔轻喷!



正文:

康纳站在天台上,丹尼尔持枪对着他。

熟悉的场景啊。只不过没了那个叫做艾玛的小姑娘。

“丹尼尔,相信我。把枪给我,我保证你不会受伤的。”他伸出手,知道丹尼尔不会再相信自己。

“我不!上次你不也是这么说的?我什么都不要,我没有杀人,你连放我去死都不肯吗?”丹尼尔的声音撕裂,带上了一些失真的电子音。额角的LED闪烁着濒临崩溃的红色。

康纳保持着伸出左手的姿势,缓缓靠近:“放松丹尼尔,相信我。我保证,你会和我一起,你不会受伤的。你想怎样都好。你可以随便提要求,我可以带你离开底特律。”

“真的吗?”丹尼尔持枪的手开始放松,仿佛已经被说动了:“可我……”

“我只是想死。我……我不想再活着了。我很痛苦啊,所有人都叫我杀人犯……根本没有人……没有人理解我……”

“我理解,丹尼尔。”康纳上前几步。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他本来接过枪支的手向前,一把抓住了丹尼尔的手腕。

接下来的一切发生在几秒之内,狙击手甚至没来得及开枪。

丹尼尔挣来开康纳的手,向后仰去。康纳上前两步一把拉住丹尼尔。他根本没有想把他拉上来,只是紧紧握着他的手。在下落的过程中,丹尼尔才发现康纳的LED是出他意料的红色。明明是疯狂,危险的红色,却让他莫名的感到安心。

“我抛弃过你一次了,所以不可能会有第二次。哪怕是死,也要一起死。”

他们相拥。

丹尼尔笑了,他知道康纳也笑了。因为他听到他说:

“真好啊。”

依旧一波康纳酱~
没有人理的我还是要做表情包

突发奇想的产物。。。。
求轻拍!!!
纯属自创!
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!
巧合!合!

内个,有没有小天使知道乐乎怎么弄超链接?

〖叶蓝〗来,哥给你改改画4

今天就是令人期待的同居环节~

正文:

下午下课后,杨安被叶修以“上课吵闹”为理由训了一顿。许博远不知为何有点小高兴。

现在许博远站在叶修家的厨房外面,一脸震惊的看着叶修熟练的抖勺,装盘,然后一回头:“呦,小许啊?看哥呢么,看那么认真?”接着装作仔细的想了想:“今天已经第二次了吧?”

“喂叶修你不要得寸进尺啊!”许博远炸毛,对大神的尊敬烟消云散。
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。吃饭。”

许博远乖乖的坐下,乖乖的吃饭,但是下筷子总有一股要戳死人的狠劲儿。叶修怡然自得的三两口吃完,心想着怎么再调戏他两次。他为了贴近许博远的口味,特地多放了点糖,吃多了有点腻,匆匆的下桌了。

“小许,吃干净点啊!剩菜放冰箱,碗你洗!”

“大神你的节操呢?”

叶修摊摊手,表示自己不需要那种东西。随后举起一本美术教材:“洗完碗看看啊。”

许博远一瞬间有想要把饭碗扣到叶修头上的冲动。

他拿起手机,向君莫笑发了一条信息:

蓝河:我和我老师住一起了,但是我总觉得自己被坑了。

许博远听见叶修的手机响了一声,叶修右手正拿着笔,左手飞快的输密码。许博远看着叶修手指的动作,总觉得有点熟悉。直到他的手机也发出了提示音,他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黑屏了。他也输入了一次密码。「1214……等等,叶修刚刚输入的也是这个密码吧?这不是我生日吗?他怎么知道的?」

许博远点开和君莫笑的聊天记录,果然给他发过自己的生日。「君莫笑和叶修什么关系啊?」

君莫笑:同居?

蓝河:同居个鬼啊!才没有同居啊!!!!

君莫笑:哈哈,开玩笑开玩笑。怎么了?

蓝河:屋主人让我帮他洗碗。

君莫笑:应该的。

蓝河:……

许博远愤怒的朝叶修的方向瞪了一眼,叶修微笑着和他对视三秒。

蓝河:你……是不是叶修啊

君莫笑:有些话还是先说比较好。如果你接受不了,就算了

君莫笑:要不要尝试和我在一起?

许博远半天没能打一个字。他的确喜欢君莫笑,但是突然这么来一句实在是有点……

不过这么看他的语气,算是和他两情相悦?



蓝河:……好////

叶修一直捏着手机,在许博远低头思索的几分钟里把手机黑屏亮屏,罕见的紧张了。所以等许博远一答应,叶修就大爆手速回复,看起来就像和许博远同时发出一样。

君莫笑:我是叶修。

〖叶蓝〗来,哥给你改改画3

拖更真实对不起了orz


正文:
叶修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许博远,低下头,掏出一本素描本。铅笔被修长的手指转了两圈,在硬纸封面上敲了一敲。

许博远闻声抬头,看到叶修低着头,抱着素描本笔下飞快。叶修正好一笔画完,抬头撩一眼许博远:“头低下去,吃饭。”

“你在干嘛啊?”许博远伸长脖子,试图看到素描本上的内容。叶修见他没有缩回去的意思,有些无奈的凭记忆画完速写,把本子递到许博远面前。

画面只有寥寥几笔,但是颇有神韵。画上的许博远正侧着头努力咬断一根骨头。

许博远脸一红:“为什么要画我啊?”

叶修抖出根烟叼在嘴上:“你好看。”

许博远……许博远已经被这种类似告白的话戳中苏点,满脸通红不知所措了。

“好了,回去吧。一点半上课的。”叶修掏出手机买单,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。

“哦……好。等等叶神,你为什么会有手机?”许博远记得网上说叶修是6没有电话的呀?

“我是没有电话卡,不是没有手机。”

“哦……这,这样啊……”

叶修拎起袋子,示意许博远跟上。一边走路,一边看手机,打字速度如飞。

出于爱好而选择美术的许博远一个下午都静不下心来画画。满脑子都是叶修说“你好看啊”的情景。当然,耳边时不时传来的叶修的指导更让他心跳不已。

他甚至没有发现叶修这一个下午除了指导以外一直在看手机。直到下课叶修喊住他——

“许博远,你来。”

许博远好奇地走过去,疑惑这他为什么不直接说,“怎么了?”

“以后你住我家。你考的大学也在这附近吧?”

“哎哎哎哎?为什么?”

叶修把手机屏幕亮给他看:

许母:这多不好意思啊,太麻烦你了

叶修:没事,不麻烦,应该的。

叶修:正好我也是出来打工,缺个帮手。工资可以谈。

许母:那就麻烦了,工资太不好意思了,老师你能帮忙照顾他就非常感谢了,哪好意思谈工资啊!

叶修:没事没事

“所以你以后住我家,明白?”许博远还没说出话来,叶修紧跟着又是一句:“你家里比较困难?”

“嗯。”许博远罕见的少言。

“没事,以后互相照顾。”叶修笑了一下,明明是善意的表现,但是许博远不知为何看到了脏心的影子,不由得有了种掉进狼窝的感觉。